关闭

举报

  • 提交
    村墙广告
    首页 > 美图珍藏 > 正文

    生产队大场院,那些逐渐消失的回忆场面。。。

    2017-01-10 17:18:43    浏览:57    回复:0    点赞:0

    原创《生产队大场院》

    原创《生产队大场院》
            生产队大场院

     

    场院,是晾晒粮食、贮存粮食和打场的大院子。四周用土制的围墙围起,大门只有一个,是那种木板条子拼巴成的,门前是一条乡村土路,一直通往附近的屯子。

    一般的情况下,场院离村子都是不太远,这要和当地村屯的地理位置而定。村子边上的耕地不能占用,会耽误种粮食的,村子边上的水泡子旁边是做场院的最佳位置。因为上世纪的六七十年代,在东北农村消防防火上还是采用人海战术,即用水筲、瓦盆取水来灭火,至于让呼啸而来的消防车来灭火,那时的条件是不具备的。因此,在村屯边上水泡子附近建场院是生产队最明智的选择。

    生产队,一个消逝多年的名词,现在只能留在人们的记忆当中去回味了,但在过去的年代里,生产队是村屯的一级组织机构,下面又分许多的小队。生产队和现在的村委会是相对应的,小队和现在的屯是相对应的。

    六七十年代的生产队是相当红火的,属于集体所有制管理。所有的大田作物均由生产队统一来种,车、马、牛、羊也由生产队统一管理,社员们凭力气出工挣工分,到年末后一起结算,按一个工分多少钱来统计一个人一年的收入,最后根据家里人口进行分配粮食,属于那种社会主义大家庭过的集体日子。在这种情况下,社员们家里穷的是真穷,但想要富起来也是不可能的事。

    对于生产队大场院里发生的事,我是深有感触,个中的酸甜苦辣有许多说不完的故事。

    在我几岁的时候,跟随被打成“右派”和“黑帮”的父亲遣放到松花江边一个生产队。

    那是上世纪的1966年的夏天,我们一家来到了名叫张燕窝棚的小村子。生产队的队部就设在该村,下面分五个生产小队,附近的双马架、小道北、姜殿甲等屯子都归属于生产队管辖。

    在我家住的村庄外有一个非常大的场院,离村子有一里多地远,场院的墙外是一个能有半个足球场大的水泡子。据当地的老百姓讲,当初建场院的时候就是专门选的位置,离水源近,万一场院着火好容易找水源,不至于烧掉太多的粮食。其实,东北民间的老百姓是最聪慧的,有许多民间的诀窍都是他们在劳动中发明的,并在劳动中取得了很好的成效,甚至有许多的民间发明一直延续至今,仍受人们的推崇。

    大场院的围墙是用那种当地的黑土加上小麦桔,再用木头夹板,一层一层用木头榔头打起来的,围墙并不高,能有一米半左右。我看到场院的时候,场院的围墙经过多年的风吹雨打已经是斑驳陆离了,上面插的柳条子已没有多少了,是那种防大牲畜糟蹋粮食,而防不住小偷的场院。

    场院朝北开有一个大门,东北的场院大门都非常大,因为秋收时,马车拉的大田作物在车上摆放的很宽,门小车是进不来的,所以场院的大门必须得有五米宽。大门是用板皮子钉吧成的,两扇对开,门上是没有锁头的,只用一根很粗的铁丝子葳成一个圆圈,挂在两个门柱子上,开关非常的方便。

    一进场院大门的左侧,盖有一间打更老头住的泥草房子,房子不大,能有四五平米左右,屋里一铺炕,地中间扣着一口大黑锅,用来冬天烧火取暖用的。墙是四面透风,房上的秫秸随着大风的刮动是呜呜作响。朝场院大门处,有一个小窗户,没有玻璃,是用窗户纸糊成的,从里面往外看根本就看不见什么,老更官也是很聪明,在窗户纸上抠了几个拇指大的窟窿,方便看来场院的人和马车。

    夏天的时候,场院里基本上是空的,在大墙的拐角处能看到有几垛谷草,是生产队留着喂马的草料,其它的还有一些稀碎的烧柴,是准备冬天老更官取暖用的。

    到了秋天,东北农村的大场院是最热闹的地方了。

    这时,在场院的院内外是人声鼎沸,热闹非凡。农村女人爽朗的笑声,跟在屁股后的孩子们叽叽喳喳的上串下跳,鞭声啪啪响,马蹄咯蹬蹬,构成了一幅大干社会主义的美丽画图。

    那时我还小,也经常去场院看热闹,也想踅摸着偷几穗青苞米,拿回家煮着吃,解解馋。

    东北民间俗话说:“八月高粱红”。到了八月,满地的高粱是红彤彤一片,籽粒饱满象征着又是一个丰收年啊。

    从站杆的高粱上用镰刀割下高粱穗子,捆成捆,运到生产队的场院里,码成垛,等着风干。这是首先进到场院的大田作物。

    然后收割完的苞米棒子、谷子、糜子、大豆等农作物陆陆续续的用马车拉回来,放在场院里进行晒干,等着上冻后打场。

    这时候,如果你来到生产队大场院,你就会看到满院子的农作物一垛一垛码成行,高的有五六米。金黄色的谷穗,带着黄色皮的苞米,红彤彤的高粱穗子在太阳的照耀下显得是那么的耀眼,同时也预示着一年的收成是非常的丰硕。

    打场之前,场院里最热闹的是大人和孩子在扒苞米。

    在场院的中间,成堆的苞米像小山似的,周围坐满了盘着腿的大婶们。她们无所顾忌在说说笑笑,不时的在咧着东北农村特有的荤调子,可手里却始终没有停,在扒着苞米,爽朗的笑声在大场院的上空回荡着。那时我也经常放学后来到这里,用一双捡破烂的眼睛在盯着苞米堆,在踅摸着找上几穗青苞米,想回到家在大铁锅里煮上,享受着秋天的苞米纯纯的香味。而每次我都能找到四五穗,拎着苞米,快速的向家疯跑,身后引来了大婶们快乐的骂声,“这小犊子,真他妈的好吃。”

    每年,秋收后的苞米都会拉到大场院,用不了几天,经过妇女们的双手劳作,金灿灿的苞米棒子就会呈现在人们的面前,然后,分到社员们各家各户去搓苞米,把搓下的苞米再集中运回生产队,等着用马车把粮食统一送到公社的大粮仓里,这就是所谓的“送公粮”。

    在东北的大场院里,最壮观的恐怕就是秋收打场了。

    上冻以后,社员们在场院的中间部位浇上水,等水结成冰面以后,轰轰烈烈的打场场面就开始上演了。

    一匹马、一个石头磙子,一根套绳、一个鞭子,在满是皱纹的农民大叔的吆喝声中,飞扬的尘土,骡马的嘶鸣,这是东北乡村最原始的打场画面。

    在平坦的冰面上铺上高粱穗子或者谷穗子等农作物,铺的谷物呈圆状。注意不能铺得太厚,否则磙子压不透,还不能太薄,否则籽粒会被磙子压倒土里,抠不出来,这就要求打场的农民大叔要有丰富的经验才行。此时,不管是马,还是骡子必须得带上粪兜子,以防止粪便污染粮食。农民大叔站在场地中间的位置,用一根套绳拴住骡马,另一端系在自己的腰间,腰间绳子的扣是活扣,能时长时短。磙子压里圈的谷物时,绳子要缩短一些,磙子压外圈谷物时,绳子就得松一下,长一点,由农民大叔自由的来控制。

    粮食打下来之后,紧接着就是扬场了。

    扬场是打场最关键的一道工序。

    扬场必须得选择风天,风太大,会将粮食刮飞的,风太小,籽粒和壳子又分不开,所以,扬场一般的是选择在二三级刮风的天气。

    迎着风口,用东北农村特制的木头板掀撮起粮食,扬上天空三四米高处,随着风向,壳子自然而然的就刮向后面,而籽粒就会落到扬场的大叔身下。一掀一掀的扬,把农民大叔累得是通身大汗。就这样,金黄色的谷粒、红彤彤的高粱粒子等丰收的果实一堆堆攒在了一起。然后,农民大叔们用斗将粮食装到麻袋里,等着往公社送公粮了。

    打完场后,远远望去,在场院里堆满的粮食袋子像小山一样,农民大叔大婶的脸上绽出了美丽的笑容。一年的收成都在这里,一年的希冀都在这里,在他们的心里是无比的欢乐,是无比的满足,一切的苦辣都已经是无所谓的事了。

    在东北的大场院里,还经常发生许多有趣的故事。

    那时,我在县城的一所中学念书,我后座的同学家住县城,他有个嗜好,养鸟。他知道我家住的地方盛产谷子,所以就和我说要谷穗喂鸟。同学既然说了,我又不好推辞,没办法,只好硬着头皮去了生产队大场院。

    打更的老头人称王绝户,没儿没女,老轱辘棒子一个,一年四季都住在场院旁的小屋子里。我去了场院,并说明了来意,然而王绝户却说:“不行,公家的东西是不能随便给人的。”

    “我就要十几个谷穗就行。”

    “那也不允许。”

    我这下可傻眼了,已经答应同学了,再坐蜡了,面子上也过不去啊,咋办啊?

    想了几天之后,在一个周日的晚上,趁着月黑头,我偷偷的翻墙进到了生产队的场院里,着急忙慌的在谷垛上掐着谷穗。当我跳出场院的大墙,刚刚落地,就觉得被人薅住了脖领子,抬头一看,“妈呀,是老绝户。”

    后果可想而知,我被带到了生产队队长的办公室,队长倒没觉得咋样,对老绝户说:“小孩子掐点谷穗,没什么大不了的,放了吧,下次不许再干了。”而老绝户却死活不同意。最后,在大伙的劝说下,不情愿的把我放了。走出生产队的大门,我还在心里悄悄的骂着老绝户,“死老头子,真不开面。”

    记得还有一年的冬天,也是月黑头,邻村两个小偷半夜去场院偷高粱,被老绝户发现了。在追赶小偷时,老绝户被人削了一棒子,倒在地上,再也没起来。后来大队的公安和公社的公安来破案,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才把罪犯抓住,小偷被绳之以法。而老绝户就这样走了,但他的死却让社员们非常的敬佩,大队出钱厚葬了他,也算是对他生前兢兢业业的看场护院的一种安慰吧。

    现在,生产队大场院基本上已经绝迹了。随着土地分到各家各户,场院也没什么存在的必要了,我看见在东北农村还有一些昔日场院的房茬子被扔在那里,仿佛在诉说着过去的日子曾经发生的故事,相信还会勾起人们对生产队大场院的记忆,是苦,是甜,也许谁也说不清。


    0
    !我要举报这篇文章
    村民评论
    声明 本文来源:村网通GOVE.CN,转载请注明出处。本文由村网通注册用户发表,不代表村网通完全赞同其观点和对其真实性负责。本网转载其他来源的作品如涉及侵权请及时联系我们,我们将在24小时内予以删除!